意识流的传统与创新:从普鲁斯特到莫迪亚诺(2)

BBTI论文网2018-03-27

《追忆似水年华》中对于玛德莱娜小蛋糕引发作者无限遐想思考的描写,正是采用了这种意识流手法。 母亲叫人端上一块圆鼓鼓的名叫玛德莱娜的小蛋糕.

 《追忆似水年华》中对于玛德莱娜小蛋糕引发作者无限遐想思考的描写,正是采用了这种意识流手法。   母亲叫人端上一块圆鼓鼓的名叫玛德莱娜的小蛋糕,是用带凹槽的海贝当模子制作的。我刚度过阴郁的一天,即将来临的又是令人丧气的明天,不免心绪烦乱,便马上机械地把一匙茶送到嘴边,茶里泡了一小块蛋糕。进到嘴里的茶和蛋糕刚接触上颚,我的整个身体突然震动一下,我愣住了,体会着已经发生的异乎寻常的变化……突然,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这味道,就是玛德莱娜小蛋糕的味道,那是在贡布雷时,在礼拜天上午,我到莱奥妮姑妈的房间里去请安时,她就把蛋糕浸泡在茶水或椴花茶里给我吃……形状——包括托着蛋糕的小贝壳形衬纸,严肃而虔诚的打褶是那么的富有质感——消失了,银价网,或冬眠了,丧失了打入人们意识里的扩张力。但是,物转星移,昔日的一切荡然无存,唯有气味和滋味还长久留存,更微弱而更富有生命力,更无形,更坚韧,更忠诚,有如灵魂,在万物的废墟上,让人们去回想,去等待,去盼望,在几乎摸不着的网点上不屈不挠地建起宏伟的纪念大厦。   主人公马塞尔儿时在姑妈家品尝过这种蛋糕,其中满是记忆的味道。当他再次触碰到这种似曾相识的美妙时,一种突如其来的快感侵袭了他,使他猛然一惊。这种美妙的感觉迅速传遍了他的身体,引领他开始回忆:他记起了儿时姑妈家的玛德莱娜小蛋糕,记起了贡布雷的房屋、街道、花园,也记起了儿时的诸多往事……在第一个回忆的诱发下,普鲁斯特将人们以为似乎已经被遗忘了的记忆附骥在这个最初的回忆上面,眼前的蛋糕、贡布雷的大街小巷、少年时代的诸多琐事,所有这些片段都连贯成一条涓涓细流,形成一段流动式的回忆,一切便都在这回忆的茶杯中脱颖而出了。回忆打开了记忆的大门,往事便如冲破了堤坝的水墙奔腾而来。亦或汹涌,亦或安静,但始终是流动的,是持续的,是一种连贯的记忆。安德烈·莫洛亚在《追忆随时年华》的序言中谈到过,人至少可以有两种回忆过去的方式,一种是借助智力,通过推理、文件和佐证去重建过去;另一种是通过当前的一种感觉与一项记忆之间的偶合,发动一种不由自主的回忆。前者那种自主的回忆决不可能使我们感到过去突然在现在之中显露,而正是后者这种突然显露才使我们意识到自我的长存。品尝一块看似微不足道的蛋糕却让作者联想到幼年时代的诸多往事,仿佛看到了贡布雷的一切,味觉、视觉、触觉等感官与现实物体一脉相承,亦静亦动,动静交融,将回忆的片段细细编织,从而形成一条流动的意识。   在《追忆似水年华》中,普鲁斯特运用了大量的意识流手法,通过回忆一个个细小的片段,将这部长达240万字的小说串联起来,形成了普鲁斯特氏的意识流,即意识流的经典模式。   三   在传统与经典模式的基础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社会赋予回忆新的内涵,当代作家也尝试运用创新的方式引领读者打开记忆的大门。在意识流文学的创新方面,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可谓是意识流创新的典范。他用回忆的艺术,展现了人类不可捉摸的命运,掀开了被占领时期(指二战法国遭德国侵占)世界的面纱。如果说普鲁斯特的回忆是趋于传统的流动式回忆,那么莫迪亚诺的回忆则是具有创新性的断片式回忆。   莫迪亚诺1945年出生于法国巴黎西部郊区的布洛涅-比扬古,自1968年发表第一部小说《星型广场》后,在他45年的创作生涯中,已经出版了30余部作品。其中《星型广场》获得1968年尼米埃奖与1969年费内翁奖,《环城大道》获得1972年法兰西学院小说奖,《暗店街》获得1978年法国龚古尔文学奖。他运用大量的回忆、想象,把真实和虚构、过去和现在结合起来,被人们誉为当代的普鲁斯特。的确,莫迪亚诺深受普鲁斯特的影响,不论是主题还是手法,意识流的运用几乎在他的每部作品中都有体现。如果说,普鲁斯特的意识流手法可以用流动式回忆来比喻的话,那么莫迪亚诺则是将这种流动的回忆进行非流动化处理,将连续的记忆切断再重组,进行片段式的整合,形成片段式回忆。以记忆为主线,把支离破碎的回忆片段揉和在现时的叙述中,以片段撑起文本的内容和结构。   纵观他的作品,我们就不难发现,回忆是他小说中永恒的主题。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些许普鲁斯特的影子,这也正是他作品中意识流手法的体现。比如《暗店街》开篇写到,“我的过去,一片朦胧……”,这便奠定了这部作品的基调——回忆过去、寻找过去。这是一部讲述了失忆的侦探不断寻找自我过去的小说,同时也是一部读者追随作者的脚步不断回忆的小说。在叙述者居依·罗朗的启发下,读者从于特的事务所出发,回忆了他曾经接触过的俄国流亡者、无国籍难民、美食专栏编辑、夜总会的钢琴演奏员、古堡老人等,用一个个片段将记忆重新组合。《暗店街》共47個章节,也就是47个事实片段。这些片段有可靠的调查报告,有对线索的思考分析,也有自己的主观臆断。正是通过这些回忆的片段,主人公回忆起了自己到底是谁,回忆起了20年前的事。这47个片段看似一脉相承,其实却是互相独立的,是主人公间或的回忆。不同于传统的普氏意识流手法,作者把这些似乎是相互联系的片段打乱,又将看似分离的两者之间编上一张无形的网。仍然是回忆、仍然是意识流,但却是断片式的“流”了。巴黎的街区、奥斯省的瓦尔布勒斯、维希政府所在地、智利城市瓦尔帕皮岛……作者通过众多的地点来表现时间的断面。小说的最后一章,这种断续的“流”又出现了。夜幕降临,主人公沿着波光粼粼的礁湖走着,他又开始了回忆:   我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我原来想交给弗雷迪看的我们的那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嘉·奥尔罗夫女孩时代的。直到这时,我才发观她在哭。我们从她颦眉的样子就可以猜测出来。有一会儿,我的思想把我从这个礁湖导离开去,带到另一个遥远的世界,带到俄国南部的一个海水浴疗养地,这张照片就是好多年前在那里拍的。黄昏时分,一个小女孩跟随着她的母亲从海滩上回家来。她因为还想再玩,就莫名其妙地哭起来了。她离去了。她已经拐过街角,而我们的生命不也正是象孩子的这种忧伤一样,会很快地在暮色中消失的吗? 爱家网 http://www.lovejia.cc

你可能喜欢的:
猜你喜欢